加入收藏 手机版 手机微信 网站地图 +微博关注 登陆 注册

手表百科

手表种类
机械表
石英表
电子表
智能手表
光动能表
光波表
晶体管摆轮表
手表构成
机芯
表壳
表盘
表镜
表冠
表耳
表带
表扣
手表功能
三问
陀飞轮
万年历
计时
月相
报时
动力储备显示
双时区
世界时
日历
卡罗素
排氦气阀门
飞返/逆跳
防震
防磁
防水
测速
测距
大三针 小三针 规范针
单向旋转表圈
天文时差
昼夜显示
环形飞行滑尺
手表材质
贵金属
陶瓷
纳米材料
合金
珐琅
手表盛事
巴塞尔钟表展
日内瓦高级钟表沙龙
亚洲高级钟表展
日内瓦高级钟表大赏
WPHH
中国钟表高峰论坛
高级钟表论坛
质量认证
COSC
百达翡丽印记
日内瓦印记
QF认证
SWISS MADE
潜水表标准
手表质量检验国家标准
专利技术
百达翡丽机芯专利
劳力士专利
沛纳海专利
万国专利
朗格的二次组装
伯爵工艺
宝玑创新
手表名人
宝玑
汉斯•威尔斯多夫
Jean-Claude Biver
Philippe Dufour
尼古拉斯 海耶克
弗朗科瓦.保罗.尊纳
杰克•W•豪雅
Ernst Thomke
手表圣地
巴塞尔
力洛克
拉绍德封
沙夫豪森
纳沙泰尔
格拉苏蒂
拉科特奥费
行业机构
瑞士高级制表基金会
TIMELAB
独立制表人协会
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
瑞士钟表协会
中国钟表协会
瑞士国际钟表协会
拍卖收藏
佳士得
安帝古伦
苏富比
Only Watch
保利国际
BONHAMS
Fellows
商家信息
亨得利
亨吉利
东方表行
英皇钟表珠宝
冠亚名表城
WEMPE
时间廊
周大福钟表
首页>手表百科>手表名人>Jean-Claude Biver

Jean-Claude Biver

    Biver是一位钟表品牌塑造的魔法师、宇舶表Big Bang概念的发明者,以及在现今钟表产业留下不可磨灭印记的大师。

Biver

    也许Jean-Claude Biver算是瑞士钟表产业最赫赫有名的人物之一,但即使在业界之外,Biver也被认为是顶尖企业家,因为Biver是一位具有神奇力量的品牌创造者,而且Biver说话犹如福音传教士般煽情动人。同时Biver也是一个人体陀飞轮,犹如一道旋风,在长达40年的岁月里,席卷了钟表世界的展场、理事会与工坊。

  Jean-Claude Biver曾演出钟表领域的帽子戏法。在1980年代,Biver接掌一家已停业的品牌——宝珀,并利用“自1735年以来,宝珀从未推出过石英表,而未来也永远不会有”这句标语使其重生为复古精致机械制表工艺的指标性品牌。在1990年代,Biver改造了欧米茄,推出精品、打出令人难忘的“我的选择”宣传广告,同时进军007电影,虽然在那时,没有人知道这个电影系列是否能够在Pierce Brosnan的诠释下取得成功,但这却是Jean-Claude的典型办事风格。21世纪,Biver成为宇舶表精彩爆炸性迅速崛起的同义词,并将品牌讯息浓缩为一个精华词语:融合。

  初入制表业

  在Biver的案例中,儿时经历决定了Biver未来道路,而Biver的钟表产业之旅始于蒸汽机。小时候Biver非常喜欢玩迷你蒸汽机。后来在1970年代初期的一次晚餐聚会上,二十出头的Biver见到有人戴着一只“蒸汽机”。

  一次偶然的机会,Biver见到了Jacques Piguet的一枚腕表:一只没有面盘、没有任何装饰,只有机芯的镂空腕表。并开始对其着迷,感觉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蒸汽机,而Jacques Piguet见到Biver对制表的浓厚兴趣,便建议Biver加入这个行业,而Biver也于1975年加入爱彼,在传奇人物Georges  Golay手下做事。就许多方面看来,Golay是皇家橡树系列之父,Biver在当时带领一家保守家族企业完成这项激进前卫的计划。瑞士制表大约从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蓬勃发展,而Jean-Claude入行的时机正好抓住了黄金时期的尾巴。那时的状况与现在截然不同,业界许多品牌都与其经营者同名,比方说百年灵的经营者Willy  Breitling。

  重建宝珀打造独特腕表

后来,石英危机如同海啸般摧毁了整个钟表产业,但Jean-Claude从危境中看到希望。在离开爱彼后,Jean-Claude加入了SSIH旗下的欧米茄。  

在参观SSIH法务部门时,Biver注意到SSIH拥有一家数年前停产钟表的品牌——宝珀。Jean-Claude与那位戴着‘蒸汽机’,一起吃瑞士火锅的好友Jacques Piguet谈过之后,决定自行创业。

  Jean-Claude凭着直觉经营宝珀。身为一名三十出头的青年,Biver认为如果自己喜欢,并且想要佩戴机械腕表,那么同时代的其Biver人也会如此。Biver为自己设定了目标,要打造出一款与市场所有产品截然不同的表款。当大部分表厂都在使用相同的石英机芯,并通过运用不同的表壳形状来营造自我特色,用尽能够突显现代感的各种手段时,Biver决定与Biver人背道而驰,打造一款看起来像是上一代或更久远时期制作的圆形表。

  Biver选择打造一款月相腕表,因为这种设计可为腕表带来一种古典的外观。面盘中央的星期与日期以及月相显示,则突显了一种怀旧风采。而色泽犹如深色爱马仕皮革的鸵鸟皮表带,则在一个越来越喜爱一体成型表壳与表链设计的市场带来另一种独特观念。Biver决定使用一款既有机芯,并与了解且认同其想法的设计师Jean-FrançoisHasler合作,Biver们只花了六个月时间就完成一款原型表。

  这种进度在今日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要获得行销、设计、销售与生产团队的认可并整合Biver们所要求的设计意见,就可能要花上长达两年的时间。在这两年里,这些专案团队必须不断开会、进行市场研究以及讨论行销宣传。但在那时,只需要有自己的想法和几千瑞士法郎就够了。

  充满魅力与热情的领导者

  Jean-Claude迄今还是一个工作狂,Biver必须回复完所有电子邮件后才能入睡,而Biver一周的行程可能始于南美,接着短暂停留在某个欧洲首都、在表厂度过一或两天、在家里住一两个晚上,然后前往亚洲。钟表世界在三十年前是个小圈子,而Jean-Claude还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Biver会在五点起床慢跑,并希望自己的核心团队也穿着运动鞋跟Biver一起跑步;Jean-Claude也是一位充满魅力的领导者,在Biver的公司,一切看似都是可能的,Biver那从不间断的精力与热情持续带领自己的团队与品牌向前发展。

  Biver将宝珀卖回给Swatch集团后,便开始在已故Nicolas G. Hayek手下工作,但对于这段时期,Biver似乎有种说不清的感受。Biver在欧米茄的成就看起来或许没有在其Biver两个品牌时精彩,但欧米茄现今能够在价格、规模与市场渗透率拥有媲美劳力士的地位,显然是建立于Biver所奠定的基础。对Biver来说,改造欧米茄的过程是有趣的经历,因为Biver不再需要像在宝珀那样为自己打造表款,而是需要打动欧米茄顾客的心灵。这段经历非常有益于Biver最后一个,也是最令人佩服的一项成就。

  接手并复兴宇舶表

宇舶表曾是1980年代初热门的钟表品牌,贵金属与橡胶表带的结合,非常时尚且兼具《迈阿密风云》的风味,但经过四分之一个世纪后,宇舶表却摇摇欲坠,其年销售数字低于10,000只、平均价格为2,000欧元,而且主要市场仅限在伊伯利亚半岛与一些中南美西班牙语国家。

对Crocco来说,Jean-Claude如同自己的孤注一掷的决定。而对Jean-Claude来说也是一样,因为这是一次全新经验。在待过业界顶级大厂后,Biver打算入驻一家被大多数人认为微不足道的品牌。

  Biver找出了宇舶表过去成功的最大要素:贵金属与橡胶的并置。然而,现代制表师的材质选项更加多样,包括碳纤维、PVD表面加工金属、陶瓷。这些材质在近几年来已经打入钟表世界,而它们将在重生宇舶表的“融合”口号下结合起来。Biver凭借自己在钟表产业三十年来的经验,并结合了自己对于传统制表的热爱以及自己所判断的现代钟表消费者行为,在2005年巴塞尔钟表展推出Big Bang表款,此表款在同年六月开始销售。

  接着,于2008年夏季,LVMH集团以4.8亿瑞士法郎的天价买下宇舶表,使Jean-Claude的两成股权拥有高达1亿瑞士法郎的价值,而这件事情足以说明一切:在等同于大公司推出一件新款产品所需的时间里,Biver已经复兴整个品牌并以将近5亿瑞士法郎的价格将其售出。

  如今,Biver 已经成为LVMH集团的腕表业务部主管,而其当时的助手DUFOUR也在前不久被任命为劳力士集团的新CEO。


美国手表之家精彩文章推荐